當前位置 > 軍事 > /文章內容

筆記本電腦排名:徐吉軍:美國國策錯誤,導致霸權崩潰!

99.9%的人都看了

美媒要中國就潛航器事件道歉
美媒要中國就潛航器事件道歉

中國周二向美國移交了上周在南海捕獲的美國海軍的一個潛航器,對于威脅可能在特朗普就任前點燃海...

對中國而言,面對美國的步步緊逼,最佳的應對就是繼續發展,繼續迫近美國。只是實體經濟超過美國還不夠,僅有某些領域的軍事技術超過美國還不夠,必須繼續前進,全面追趕美國,并且最終超越美國才是我們要走的路。只要保持正確的方向和向上追趕的趨勢,中國超過美國就是歷史的必然結果,沒有其他可能。未來,中華文明將以和平共贏的新姿態,帶領人類進入太空時代!

美國在伊朗導演的顏色革命鬧劇,遭到了伊朗政府的強硬反擊。伊朗持續了十天的顏色革命就此宣告破產。

世界各國為之一震:原來顏色革命可以這樣應對!美國顏色革命戰略,也不過如此而已!

美國國策錯誤,導致霸權崩潰!

伊朗

面對美國的顏色革命攻勢,伊朗采取的什么手段進行反擊呢?

首先是切斷國內互聯網,防止暴徒繼續互相串聯;

第二,對幕后指揮煽動暴亂的美國中情局特工進行抓捕;

第三,伊朗革命衛隊果斷出擊,面對暴亂毫不手軟。

伊朗革命衛隊出擊后擊斃暴亂分子上百人,抓捕美國收買的特務數十人,并逮捕了美國中情局雇員8人。于是伊朗全國性暴亂得以平息。

11月25日,伊朗各地民眾舉行了支持政府反對西方干涉的大規模游行活動。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發表聲明感謝伊朗人民平息抗議和暴亂。

其實,伊朗處理顏色革命的手段,并非所有國家的政府能夠效仿,有兩個前提條件不可或缺:

第一,顏色革命所在國擁有獨立自主的外交和服從指揮的軍警力量;

第二,顏色革命所在國不在乎美國的外交關系,不在意西方各國的態度。

以上兩個條件,伊朗都具備!伊朗之所以具備這兩個條件,正是拜美國所賜。

正是美國對伊朗持續四十年的圍堵打壓,使伊朗建立起獨立自主,非常強大的國防體系;正是特朗普撕毀伊朗核協議,使伊朗對美國不再抱有幻想,果斷與美國割席斷義!

本次伊朗全國暴亂,本就是英美兩國精心策劃導演,美國不僅在幕后操縱,而且還公開站臺鼓動繼續暴亂,完全不顧主權國家之間交往的國際規則,赤裸裸的干涉伊朗內政,將自身的無恥毫無底線的展示給世界各國。

11月22日,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公開喊話,鼓動伊朗人民要敢于站起來對強權政治說不,要為自己的利益做斗爭,美國會與爭取自由的伊朗人民同在。蓬佩奧還大言不慚,幾乎吹死了幾頭駱駝:只要伊朗人民有足夠的視頻或其它證據證明伊朗政府出兵鎮壓,那么美國將會立即幫助伊朗人民。

對此,徐吉軍忍不住笑噴當場:如果伊朗人真的信了美國政客的鬼話,那就活該當炮灰無人收尸了。

伊朗革命衛隊出手了,擊斃暴徒了,美國來干涉的航母和特種部隊在哪呢?美國依然像上次伊朗擊落美軍無人機事件一樣,被打臉后學鴕鳥將頭埋在沙子里,繼續低頭給別國挖坑干壞事。

美國國策錯誤,導致霸權崩潰!

清理內鬼

本次伊朗暴亂,主要的參與方包括:

美國政府是暴亂的后盾;美國中情局是暴亂行動的總指揮;

伊朗國內勢力包括:“人民圣戰者”組織(美國扶持),伊朗全國抵抗委員會(在巴黎的流亡政府),巴列維王朝的守舊派在內,扮演了暴亂行動的組織者;

伊朗普通人里具備以下特點的人參與了暴亂:精神壓抑對現實狀況不滿的人,迷信西方制度的洋奴,貪財之輩(拿錢上街),以及部分無業無知無畏者。

當然,每個人參與暴亂行動,應該都有足夠說服自己參與的理由。那么,最終是收獲滿意的戰果,還是作為炮灰被人利用而付出相應的代價,也只能認賭服輸,怨不得他人了。

美國和伊朗的恩怨由來已久,從1979年霍梅尼推翻巴列維王朝,成立了政教合一的伊斯蘭共和國開始,美國和伊朗就成為敵人。

美國仇視伊朗至今已經四十年,與伊朗內鬼集團一起無休止的丑化伊朗政府是邪惡政權,并持續打壓封鎖伊朗。

那么,美國曾經扶持的巴列維王朝,是什么樣的文明國度呢?穆罕默德·巴列維國王統治的伊朗是君主立憲政體。

巴列維的統治水平之爛,那也是極為經典的:

第一,為了捍衛手中的權力,實行專制獨裁統治,在美國支持下擴充軍備,設立薩瓦克秘密警察機構,鎮壓反對派,監獄人滿為患。

第二,為了迎合美國等西方國家,實行文化開放,西方腐朽文化涌入,色情、淫穢、兇殺書刊和影視泛濫,賭場、妓院、酒吧、夜總會遍地開花。

第三,推行世俗化的政策,實行政教分離,取消宗教領袖的政治特權。許多宗教領袖因反對國王專權被監禁或驅逐。

伊朗是傳統的伊斯蘭教什葉派國家,對于國王的統治極為不滿。1978年什葉派組織大規模示威活動,罷工及示威活動癱瘓了整個國家。1979年1月中旬,國王流亡海外。1979年2月11日,國王的部隊被擊敗,皇室政權結束。

在全國公投后,伊朗在1979年4月1日成為伊斯蘭共和國,并通過了新的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憲法;裘纺嵩1979年12月成為國家的最高領袖。

客觀而言,目前伊朗實行的國家制度,是伊朗人民自己的選擇。實踐也證明,如果沒有美國的敵對政策,伊朗人民的生活比巴列維時期要好得多。美國干涉伊朗內部事務的出發點就是要控制伊朗的石油,控制波斯灣,意圖如此明顯,都是私心,哪有公義可言。同樣可以對比的是沙特君主立憲國家,只要服從美國利益的要求,任你如何肆意妄為,哪怕在土耳其大使館活活的肢解美國報紙雇傭的記者,美國也會視而不見裝聾作啞。

多年以來,縱觀全球諸多事件,西方國家鼓吹的人權、自由,這些美輪美奐聽起來非常悅耳的價值觀,在利益面前,在資本面前,簡直是不值一提,虛偽至極,每次想起來都令人嘔吐。

大勢所趨

在伊朗暴亂平息之后,美國的顏色革命黑手立即轉戰到黎巴嫩。11月24日,黎巴嫩抗議活動變成暴亂。蒙面人手持槍械和軍警部隊發生交火,多處建筑被毀。黎巴嫩揭露稱,美國和以色列是導致黎巴嫩暴亂的罪魁禍首。

觀察烏克蘭顏色革命以來多國內亂,以及近期中國香港發生的暴亂以及伊朗和黎巴嫩的暴亂過程,深入研究之后我們可以發現一個規律:美國這些年正是因為無法有效的控制中俄進擊的勢頭,在多次正面較量中受挫之后,除了陰謀手段之外無計可施,只好采取見不得光的顏色革命戰略對付目標國家。

美國顏色革命戰略采取的所有的行動,都服從于美國的總體戰略,那就是維持全球霸權,削弱霸權挑戰者。

雖然美國已經將中國列為霸權頭號挑戰者,但是畢竟俄羅斯的威脅前幾年還排在中國前面,所以美國只好同時打擊中俄兩個國家。而這個戰略目標,已經超出了美國的現實國力,只能稱為不切實際的戰略構想。

正因為美國的戰略意圖與世界大勢相悖,逆流而上,才導致美國走上了霸權崩潰的道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