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> 科技 > /文章內容

“我上過的小學不見了”

99.9%的人都看了

蘋果全新Macbook產品27日發布?
蘋果全新Macbook產品27日發布?

10月19日消息,蘋果Macbook產品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迎來重大的改變,現在的Macbook Pro筆記本外觀一...


 
“我上過的小學不見了”  
 

李晨陽

“我是從山溝里走出來的。在那個小村子里,我上過的小學已經不存在了,我讀高中的學,F在只能招初中生了。某種程度上,現在農村的小學教育體系,還比不上我們小時候。”全國政協委員、中科院院士袁亞湘的一席話,引起了其他委員的共鳴。

“我的小學生涯很快樂,那時我覺得農村的學校也挺好。”全國政協委員王玉鵬回應道,“可現在,十幾個村子只有一所小學。才6歲的小孩就要走上很遠的路,去另外一個村子上課。”

鄉村的撤點并校,雖然整合了有限的鄉村教育資源,有助于提升農村學校教育水平,卻也給一些農村孩子帶來了新的上學難題。

兩會上,農村教育和教育公平都是代表委員關注的話題。大家呼吁的是寒門依然能出“貴子”的機遇和希望。“我常常想,像我這樣一個農村孩子,如果生在這個時代,成功的機會究竟是更大了還是更小了?”一位委員的問題讓在場所有人陷入深思。

眼前這些來自五湖四海的政協委員,不論出身鄉村還是城市,都在自己的領域作出了優異的成績,也都兢兢業業地履行著建言資政的職責——他們都是教育的受益者,他們正在努力,為了千千萬萬個“曾經的自己”。

只要是聰明勤奮、認真敬業的人,都應該有機會獲取知識、汲取文化,有機會為自己爭取更寬敞的道路、更廣闊的天地——這就是不斷探索教育公平體制機制的最終目的。

《中國科學報》 (2019-03-13 第4版 兩會)

最新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