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> 文化 > /文章內容

【文化視點】洮河岸邊的農耕印記

99.9%的人都看了

胡忠雄來汨羅市調研指導屈子文化
胡忠雄來汨羅市調研指導屈子文化

胡忠雄來汨羅市調研指導屈子文化園建設 岳陽市委書記胡忠雄(左三)現場指導屈子文化園建設 紅網...

  新甘肅·甘肅日報記者 王 鄱

【文化視點】洮河岸邊的農耕印記

【文化視點】洮河岸邊的農耕印記

  時值晚秋,一場猝不及防的雪,讓歷史文化底蘊厚重的臨洮縣氣溫陡降,仿佛提前入冬。翌日清晨,我們穿過清流奔涌的洮河,來到臨洮縣洮陽鎮雙聯村。在村口舉目環顧,一排斗大的黑瓷壇上,以朱漆或彩墨書寫的“車馬大店”“狄道鄉韻”等字樣,讓人頓覺眼前一亮。一種遠離喧囂鬧市的靜寂、恬淡與怡然,猶如世外桃源。

  在村頭小廣場上,一座擴建中的仿古建筑,為整個村落增添了些許古意。穿梭在泥墻黛瓦、茅檐低矮的村前屋后,隨處安放、懸掛、鑲嵌在農家院落質樸典雅的鏤花馬車,褪了色的斗笠蓑衣,碩大笨拙的牛車轱轆,目不暇接的農業生產工具,以及用馬家窯陶罐、各色瓷器和老式自行車裝飾的墻頭屋脊……不禁喚醒我悠遠綿長的農耕記憶。

  在村里見到的老式牛(馬)車有好多,三三兩兩的車轱轆就更多了。有一棟緊挨溝畔的房廈上,6個呈“V”字狀懸掛的車轱轆,顯得古拙親切,頗具歷史美感。由朽爛的木頭及深銹的鐵釘看出,這是一批碾過萬里征程的老物什了。如今,歲月悠悠,風流云散,它們再也去不了遠方,只能在此聚首,默默訴說歷史的滄桑巨變。史載,中國的交通文化,源于東南,發達于西北。東南多水,故水路交通較北方發達。西北多陸,故陸路交通,很早便極可觀。而陸路交通的發達,主要是牛馬的使用及車的發明,二者皆節省了人力!兑捉·系辭傳》說“服牛乘馬,引重致遠”!豆攀房肌酚衷疲“黃帝作車,引重致遠。”可見黃帝、唐堯、虞舜時代,車已普遍使用了。那時車分兩種:馬車古名小車,供貴族出行和作戰使用;牛車古名大車,一般只用于載運貨物。

  小時候,我們村也有個車轱轆,斜倚在一孔破窯前。農閑時,人們總愛推來搡去。后來被挪到一棵大槐樹下,軸孔支一顆光滑的鵝卵石,轱轆就能原地轉動。隆冬時節,疏影橫斜,婦女們坐在轱轆上繡花、納鞋底,孩子們則圍在四周,聽大人講故事,說外頭的新鮮事。于是,這個車轱轆就成了村里的“新聞中心”。

  在雙聯村前幾戶人家門首,我佇立在一根根雕刻精美、造型各異的拴馬樁石刻前,悉心撫摸,嘆為觀止。

  拴馬樁,又稱“拴馬石”,由堅固耐磨的整塊青石雕琢而成。在古代的驛站旁,常設有大批拴馬樁,加之北方游牧民族均有騎馬狩獵習俗,所以馬匹的大量存在,是拴馬樁產生的直接原因。同時,馬匹作為生產工具,拴馬樁越多,說明戶主馬匹越多,其擁有土地和財富也越多。因而,在北方農民心里,拴馬樁就是富裕的象征和標志。

  拴馬樁石刻的雕刻技法融圓雕、浮雕和線刻為一體,有的造像詼諧幽默;有的樁頭乖戾猙獰,濃郁的北方地域特色可見一斑。

  村里的拴馬樁是貨真價實的老古董。其動物造型主要以獅子、猴子為主,以及猴馱猴子、十二生肖等,題材多涉及民間故事、神話傳說和傳統劇目等。目前,拴馬樁在陜西省澄城縣分布尤為密集,其數量和品類在全國堪稱“獨一無二”。我沒去過澄城,但兩年前一個夜晚,去西安美術學院游覽時,剛一踏進校園,就被遍地林立的拴馬樁石刻驚呆了。成千上萬根拴馬樁,成排成堆地佇在道路旁,草坪上,花園里,樁頭石刻活靈活現,寓意美好,宛如一座露天的大型石刻博物館,煞是令人震撼。

最新推薦

 可口可樂品牌價值:一“剪”美,
可口可樂品牌價值:一“剪”美,
近日,在市圖書館十樓學術報告廳進行的象山講壇講座氣氛熱烈,市傳統文化傳播協會專家黃晶主講的...